Niky,也可以叫兔叽
凹凸绝赞产出中,卡受不逆其他随意
不生产粮,只是沙雕的搬运工
非商业使用随意,转载请带上主页名

【雷卡】根据我的经验这种游戏只要给钱就可以脱还不快氪它个两单

又名《没有什么是一单不能解决如果有那就再来一单》
画手写文最致命
现代趴,雷18大一卡15高一





  有哪里不对。
  雷狮盯着自己花花绿绿的桌面,盯得眼前都要出现重影了,也没找出困扰了自己整整一天的东西在哪儿。
  事情的起因是这样的,雷狮和往常一样打开了电脑打开打两盘游戏,却总是感觉到桌面的图标和昨天不一样了。直到这种若隐若现的违和感让他输掉了今天的第五局之后,雷狮决定找出这个让自己咬牙切齿的罪魁祸首。
  到底是哪里不对呢?雷狮漫无目的地移动着鼠标。托了卡米尔也会定期使用这台电脑的福,桌面的图标都是按照一定的顺序整理过的,兄弟俩惯用的软件分别占据了电脑屏幕的两边,由壁纸中间的一排甜点图案隔开,泾渭分明。
  等等,甜点?
  雷狮眯着眼睛仔细打量着中间那一排几乎要熟烂于心的图案,终于找到了让他连输五盘的烦人精――一个抹茶甜甜圈。
  而那个甜甜圈应该是巧克力味儿的才对,因为这事他还嘲笑过卡米尔,不过最终还是在弟弟的逼迫下把初始壁纸上的原味甜甜圈p成巧克力甜甜圈。
  闪电形状的光标在甜甜圈上晃了两圈,稳稳地停在了中央的位置。和其他的图标不同,鼠标放上去之后,那儿一点反应都没有,旁边也没有出现属性框一类的东西,难怪刚刚雷狮没发现它。
  卡米尔是不会乱改壁纸的,自己也不会做这种事情。雷狮看了看状态栏的右下角,确定让帕洛斯制作的杀毒程序还在运行之后就放心地双击了鼠标――如果电脑出了问题,那可以拿他去喂佩利了。
  正在扎头发的帕洛斯打了个喷嚏。
  雷狮都已经做好了杀毒程序自动弹出然后强制关机删除的准备了,然而屏幕上空荡荡的,什么东西也没有出现,只有中央整整齐齐排列着的甜点图案,仿佛是在嘲笑他的大惊小怪。
  莫非是自己记错了,这个只是壁纸的一部分?雷狮挑眉。虽然在玩游戏的途中有喝到一点酒,但区区两罐啤酒应该还没有会让他失态到这种地步,雷狮在这方面还是很有自信的。
  算了,等卡米尔回来带他出去吃饭吧。经过这么一通折腾,雷狮也丧失了继续打游戏 的兴趣,光标也向关机键移去。
  “游戏开始,请输入玩家姓名。”
  嗯?
  屏幕上突然跳出了一个小窗口,粉底白字,鲜红色的爱心到处乱冒,看起来就十分的可疑。
  “请输入玩家姓名。”
  仿佛是怕雷狮听不清似的,音箱里再次传来了甜腻的女声。
  看来自己刚刚是找对了。雷狮把光标移回到屏幕中央。好像是个游戏,反正也还早,玩玩好了。
  “请输入玩家姓名。”女声第三次提醒。雷狮调出输入法,毫不犹豫地在方框中输入“雷狮”两个字并按下了确认。
  “好的,玩家雷狮,欢迎来到这个世界。在这里,您将扮演一个……”
  听了几句之后,雷狮不耐烦地按了跳过。他只是想把等待卡米尔放学这段时间消遣掉,可没有认真玩的打算。
  从那几句话里,雷狮大概知道了这是个养成类的游戏,玩家在游戏里扮演哥哥,和比自己小三岁的弟弟住在一起,并且负责照顾他。
  我只是很无聊,绝对不是因为那个弟弟的立绘看起来和卡米尔很像。
  雷狮一边催眠自己,一边按下了确认键。
  出乎雷狮意料的是,这并不是那种文字galgame,而是系统宠物类型的。按下确认键之后,那个诡异的粉色窗口就消失了,只留下一只圆滚滚的小人趴在状态栏上。
  “大哥。”
  称呼也一样。
  雷狮握着鼠标的手顿了顿,然后点击了小人身旁的属性框。
  姓名卡卡,身高164,年龄15,喜欢甜食和看书……雷狮一行一行地扫过人物介绍,每看一行,就挑一下眉。
  不仅仅是相似而已,弟弟的属性设定和卡米尔的重合度已经远远超出了巧合的范围,反而更像是有人刻意为之。
  雷狮看完了资料,又把光标移回小人的头上,盯着卡卡的红围巾陷入沉思。
  嘛,总之先玩玩看,之后再让帕洛斯查就是了。
  操纵光标摸了摸卡卡的头发,又从一旁的按键里给他喂了蛋糕和果汁后,雷狮摁下了电脑的休眠键,捞起椅背上的外套准备出门。
  卡米尔快放学了,得去接他。
  当初选填志愿的时候,雷狮没有听从家里的意见填报本地的大学,而是填了一所外省的学校。通知书一到,雷狮就收拾行李坐上了去学校的飞机,十分的潇洒利落。
  哦,行李是卡米尔帮他收拾的。
  因为还在假期中,雷狮先是背着背包在本地转了好几天,才慢悠悠地去办手续租了房子。他高中的时候玩儿过一阵乐队,有点积蓄,后来又用这笔钱做了点投资,赚了不少。所以即使是现在他父母断了他的生活费,也衣食无忧。
  雷狮安顿好后,就把中考完的卡米尔也接了过来。
  反正依照卡米尔的成绩,能考上雷狮大学的附属中学是毋庸置疑的。
  他们现在住的公寓是房主改装过的,本来就小的地方硬是隔成了两个空间。雷狮租下的半边只有一个十多平米的房间,一个半开放式的厨房连着浴室。平时卡米尔要上学,雷狮懒得动手,所以两人下馆子的时候还是比在家吃的时候多。
  而且今天是周五,卡米尔下午没课。
  对于雷狮每周五中午一定要来接他这点,卡米尔已经抗议过很多次了。已经是高一的学生,还像个孩子那样要家长接实在是说不过去,况且雷狮也没比他大到哪里去。
  对此,雷狮的解决办法是在午饭后附加一份甜点。
  世界上没有一份甜点解决不了的事情,如果有,那就两份。
  大一的课程很松,雷狮大多数时间都是待在公寓里无所事事,或者和同级的同学出去玩儿。他一开学就申请了走读,美其名曰要照顾弟弟――对此,每晚下了晚自习之后还要给雷狮煮宵夜或者帮醉醺醺的雷狮收拾残局的卡米尔表示,呵呵。
  周末的时间稍瞬即逝,卡米尔在的时候雷狮一般都不会选择待在家里,而是扯着卡米尔四处去玩。所以一直到了星期一,雷狮才有空打开电脑。
  又是一个没课的上午,他惯例睡到日上三竿,才打着呵欠从床上爬起来洗漱开电脑。
  早饭是昨天和卡米尔一起买的三明治,雷狮也懒得热,直接就着冰牛奶吃了。
  今天电脑开机开的特别慢,雷狮看着屏幕上的loading界面,有些不耐烦地拍了拍主机,心想这周末再拉着卡米尔去电脑城买一台新的,顺便尝尝隔壁据说很出名的甜品店。
  好不容易开了机,屏幕上又哐哐哐蹦出好几个弹窗,雷狮还以为是中毒了,仔细一看,才发现是之前那个游戏的提示。
  弹窗的内容大概是因为雷狮这两天没上线,卡卡的情绪十分不稳定,并且友情提示了游戏时间轴和现实世界是一致的,如果没空无法上游戏,请把程序拷贝到手机里随身携带。
  这么麻烦。雷狮把图标拖到回收站上方,犹豫再三还是在卡卡的注视下把那个甜甜圈放回了原位。
  就当是打发时间好了。雷狮把手机数据线插进插口,这么对自己说。

  “老大,你谈恋爱了?”在雷狮第六次掏出手机的时候,帕洛斯若有所思地放下了签子。
  “你看像么?”雷狮头都没抬。
  当然像了,要不是知道卡米尔晚自习不会看手机还以为你们又在黏黏糊糊。帕洛斯喝了口啤酒,硬是把这句话咽了回去。
  雷狮也没管他,继续逗弄着手机里的小人。
  按照系统的设定,现在是学习时间,卡卡正在聚精会神地看书,哪怕雷狮对着他左戳戳右戳戳也没什么反应。雷狮觉得无趣,手指一划就把书扔到了一旁。
  屏幕里的小人先是一愣,然后弹出了对话框:
  “……大哥有事么?”
  “没事就不能来吗?”
  “……”
  “看书这么无聊,来做点有趣的事情吧。”
  “……大哥。”
  卡卡的脸鼓了起来,做出生气的模样。
  雷狮笑了起来,揉了揉他的脑袋。
  “老大,你也在玩这个?”帕洛斯凑了过来,花瞳里满是促狭的笑。
  “也?”
  “我也有啊。”帕洛斯向他展示自己的手机界面,一个小房子一样的东西盘踞在屏幕下方,还不断冒出“ZZZ”的气泡。
  “看来是睡了。”帕洛斯摊手。
  “没想到你也玩这种。”雷狮把书拖回卡卡手里,然后熄了屏幕,“看不出嘛。”
  “这个现在很流行啊,几乎每人手机里都有呢,据说能根据用户数据创造出专属的世界和角色,可受欢迎了。”
  这大概就是为什么卡卡这么像卡米尔的原因了。雷狮点头,示意帕洛斯继续说。
  “而且,老大。”帕洛斯压低了声音,“还有一个说法是,这不仅仅是个养成游戏呢……”

  一路上,帕洛斯的话一直回荡在雷狮耳边。
  “有人说这个游戏是有特殊模式的,可以随心所欲地对角色做点什么……”
  特殊模式……
  等卡米尔睡熟后,雷狮悄悄地爬了起来,拿起手机去了厕所。
  可恶,忘了问帕洛斯特殊模式要怎么开,不过按照一般来说只要充钱就可以了吧!
  只有氪金,才能变强。
  早已被各种手游荼毒熏陶得百毒不侵的雷狮坐在马桶上,冷静地输入了支付密码。
  没反应。
  不够?那再来一单。
  经验十分丰富的雷狮再次输入密码。
  “恭喜玩家雷狮开启特殊模式!”
  抱歉,有钱是真的能为所欲为的。雷狮故作忧伤地叹了口气,手指却飞快地点上了卡卡的衬衣扣子。
  开了。
  雷狮一颗一颗地往下点,衬衣也一点一点地打开。卡卡扭着头看旁边,露出通红的耳朵尖。
  雷狮代入了一下正常尺寸的卡米尔,差点过呼吸厥过去。
  衬衣打开了,接下来就该是……
  雷狮屏住呼吸,按上了裤子的纽扣。
  黑色的背带裤被慢慢褪下,雷狮紧紧地盯着屏幕,不想错过一分一毫。
  然后就卡住了。
  我裤子都脱了你就给我看这个?!
  雷狮一口血哽在喉头,吐也不是咽也不是。
  关机,重启。
  好的,不卡了,继续。
  往下,往下,往……
  本来应该是神秘花园的地方,赫然出现了一只doge的表情包。
  “……卧槽!”
  雷狮忍了又忍,还是爆出了一句粗话。
  “大哥?怎么了?”
  这垃圾隔音!雷狮唾弃了一下无辜的墙壁,尽量以还没睡醒的迷糊声音回答:“吃坏了,肚子疼。”
  “那我去找药……”卡米尔一边打呵欠一边往客厅走去。
  明天再去找帕洛斯算账。雷狮把手机揣进睡衣兜里,对着镜子把头发揉乱,睡衣扯歪,脚步虚浮地打开了门。
  “卡……”
  这几天潮湿,衣服都没法干,卡米尔的睡衣也不例外,所以今晚他穿的是雷狮的T恤,长到大腿中间那种。
  然后因为弯腰找东西的缘故,宽大的布料柔软地堆积在腰间,露出了……
  doge???
  雷狮揉了揉眼睛,再抬头看的时候,卡米尔已经站起来了,手里拿着药盒。
  看来不能再沉迷游戏了,都玩儿出幻视来了。
  “大哥?吃了就去睡觉吧。”卡米尔往他手里塞了药和水杯,“我先睡了,明天还有课。”
  现在的时间早就超过了卡米尔睡觉的时间,他困得不行,只想赶紧钻进被窝里睡觉。
  “卡米尔……”见对方转身要走,雷狮下意识就伸手去抓。
  手机啪嗒一声掉在了地上,卡米尔比他动作更快地捡起。
  然后,屏幕突然亮了。
  而且并不是锁屏界面,而是刚刚差点让雷狮吐血的界面。
  “……大哥,这是什么?”
  “卡米尔,你听我解释……”

  第二天一早,帕洛斯打开手机,发现自己的账户有两笔进账。
  想不到老大很懂嘛。帕洛斯愉快地哼起了小曲。骗徒可不会白白为别人做事,要了杀毒程序还不给钱,没门!
END

评论(3)
热度(155)

© N | Powered by LOFTER